开启工具
操作声明
无障碍声明
热门搜索:
头像
所在位置:
无障大学
详情
善经济|什么是”善经济“(下)
善经济|什么是”善经济“(下)
2021-10-11 - 2
-
发表于2021-10-11 01:05:07.0

一、善经济的历史脉络

与伏尔泰同时期的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提出“自利会创造最大的公共利益”,一样是基于这样的历史背景所提出。

亚当史密斯曾说:“我们不能期望自己的晚餐来自屠夫,酿酒师傅或面包师傅的慈悲,而是要期望我们的晚餐来自他们对本身利益的关心。”亚当史密斯所认知的经济行为中,善性与道德被理解为是从“自我利益”之中自动创造出对社会的正面产出。

市场上一只“看不见的手”能够把自我利益,重新塑造成为公共利益。“私人的罪恶”在那一只看不见的手之运作下,将自发性地、无意间地促成对整体社会的公共利益。

但是伏尔泰与亚当史密斯等人倡议的追逐自我利益合理化,间接造就了无数商业集团与个人,在全世界无止尽地搜括、征战、扩张,而让人类逼向前所未有的冲突境地。

随着资本主义发达而造成社会贫富差距极大化之后,马克思提出共产主义的理想,以抑制资本主义垄断所有的剩余价值。马克思说工人在剩余价值剥削的机制下,可能一天工作十二小时,然后抽根烟、吃个饭、睡个觉。工人这种立基于“自身血肉”中的商品及劳动力,所获得的消费商品,仅仅类似于资本家养匹马一样地遵循劳动与报酬的交换机制。

马克思甚至以虫儿吐丝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活,类比为一个真正的僱用工人。马克思更严酷地指出工人阶级的劳动商品不是“属于某一个资本家,而是属于整个资本家阶级”。换言之,这种工人阶级的被剥削不是偶一资本家的某一个问题,乃是属于所有资本家与资本主义的内在结构。

韦伯(Max Webber)则接续着提出对资本主义的修正观点,他相信企业家的圣雄领导(Charismatic Leadership)是社会改变的重大关键。因此他以新教伦理喀尔文教义里的“天职”,形塑一个“心安理得的资本家”与“勤奋的劳动工人”,藉此消弭资本家与劳动工人的内在冲突。韦伯预见的是资本主义社会将是一群优渥的布尔乔亚阶级,而非一群被剥削的劳动工人。

熊彼得(Joseph Alois Schumpeter)则认为资本主义发展的过程必然出现科层主义,科层是支配生产的新阶级。这是资本主义极大化后管理之所需。熊彼得认为科层阶级将驱逐资本家与布尔乔亚,而成为资本市场真正的主导者。

在美国,贾伯斯(Steve Jobs) 创立苹果计算机,但是他曾被自己创立的董事会开除。雅虎的创办人几乎面临同样的命运。熊彼得认为科层阶层的责任感与团队感是资本主义不可避免的主导力量。以今日言之,亦即一群奉守专业主义的秀异份子将主导社会经济之发展。

与熊彼得相反的经济学思维是海耶克(Friedrich A. von Hayek)“自由放任”的经济概念。海耶克多少看到东欧斯大林式的官僚科层治理经济之弊病,因而主张政府管得愈少愈好。海耶克这种主张并不是基于经济效益之考量,而是他认为无束缚的自由市场经济与个人自由之间有着紧密关系。

经济环境中个人自由之体现,在海耶克眼中就是至善。海耶克反对计划经济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个体制终将剥削个人自由。他在其名著《通往奴役之路》中阐述,社会主义一定会有一个中央的计划经济,而这种计划经济最终将会导致极权主义,因为被赋予了强大经济控制权力的政府也必然会拥有控制个人社会生活的权力,如此一来,才能把经济体里的各种层面资料和决定权集中到计划者的手中。

英国剑桥大学凯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则认为强化政府计划经济的重要性。凯因斯主张加强国家对经济行为的干预,政府在计划经济必须扮演重要角色,透过财政与货币政策来对抗景气衰退,以及经济萧条。政府公共建设之支出是凯因斯对抗景气萧条的方法之一。

这有赖一群专业的科层管理人员,科层管理包括了企业的专业科层与政府的官僚科层对经济的共同治理。在许多东欧国家乃至西方北欧国家,这种经济形态一直被认为是理想的修正式资本主义或修正式的社会主义。

凯因斯的计划经济及扩大内需等经济政策,引领美国1930年代的罗斯福总统度过经济大萧条。

1980年代,哈佛大学的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e)在《后工业时代来临》一书中强调,后工业文明的关键是信息导向(Information-led)与服务精神(Service)。从生产(Manufacturing)到服务(Service)的转化,是后工业文明社会的特征。而服务精神正是社会企业家的使命。

丹尼尔贝尔强调,并且预言后工业文明中真正改变世界的不是资本家,不是科层专业领袖,而是一群有理想、以公义为核心,致力于解决社会问题的社会企业家。

有别于新教伦理的企业家,社会企业家不是一方面相信上帝,一方面扩增物质生产与消费。新教的企业家在意的是上帝的荣耀与恩宠,而其本身扩张企业事功之心,其实并不利于社会分配的公平正义。

社会企业家一开始就以实现公平正义为动机与原则,这公平正义可以是环境正义,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简称IPCC)”;或以消费者保护为出发点,如Ralph Nader耐德所创立的消费者保护组织—“公共市民Public Citizens”。

社会企业其根本的目标就是发展经济中的善,这是善经济的发轫—为公义,不为私利,以利他的视角解决重大社会问题。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非政府组织研究中心”的索罗门教授(Lester M. Solomon)于2007年在德国波昂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在考察了二十三个主要工业国家的公益事业中,公益事业对国家GDP的贡献超过百分之五,其贡献甚至远超过主要工业,如能源工业(瓦斯、水、电)、建筑业、金融中介业等。在美国与日本甚至超过GDP的百之七。

以公益出发的尤努斯创设的穷人银行,影响全球的金融界采纳微型贷款。洛克斐勒基金会于2008年提出的影响力投资(Impact Investment),倡议动用金融资本解决社会问题,同时让企业有营收,这是从公益“慈善的善”到“经济的善”的一大跨越,利他才能利己的善经济俨然成为时代的大趋势。

 

 

二、利他与帕雷托最优

利己的心永远无法达到人类资源最有效的分配。自利始终造成分配的不均。《囚徒困境》理论告诉我们,囚徒各自守着自我利益,其结果是两个囚徒都不能获益。只有两位囚徒都顾及对方的利益,他们才能双双获益。

自利,也无法达到经济学上的“帕雷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帕雷托最优是资源分配的一种状态,在该状态下,不可能有任何的重新分配足以使任何一个个体或偏好标准变得更好,但也不会使任何一个个体或偏好准则变得更糟。

帕雷托最优是指在不减少既有任何一个人的福利下,设法提高某些人的福利,让经济资源分配达到可能的最理想状态。而这种最理想的分配,只有利他之心才能达成。

 

三、珍惜物命的善经济

善经济主张的利他不只是对人类社会,也对于所有的生命。珍惜物命,是善经济的经济核心。“生产的善”与“消费的善”都必须基于对“物命”的珍惜。若能珍惜物命,我们不会以利益刺激消费,无止境地制造物品、消费物品,然后任意地丢弃物品。

生产创造的源头应该是利他。当一个人制造一个产品之际,亚当史密斯的假设是面包师或酿酒师考虑的不是消费者,而是其自身生活的着落与孩子们晚餐的费用。但是如果面包师或酿酒师不考虑其产品消费者喜不喜欢,受不受欢迎,他又将如何酿酒与做面包?

在商业自利的背后,其实就是利他。能够考虑到利他,商业才能够成功。

“善经济”强调“利他利己”,只有利他,才能化解冲突;利他的前提是慈悲,是同理心。当我们真正地把他人的利益与幸福,当作自己的利益与幸福,才是真正利他。当我们共同地利益人类,才能缔造世界的和谐。当我们共同地体认人类要利益万物,我们才能挽救逐渐崩解的地球。利他,让人类找到彼此,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共赢、共荣之道。

每一个人都有自利之心,也有利他之心,如何扩大利他,缩小自利之心,强化利他之心?从吾人的经验认为,从接触苦难人开始,帮助苦难人,是转自利为利他的关键。


四、从慈善到善经济

印尼第二大企业金光集团的黄荣年董事长,是一位慈济的志工企业家。他在1996年开始加入慈济慈善的工作。慈济在雅加达第一个会所就是他的办公室,他捐助慈济无偿使用。

1998年适逢印华冲突的高峰,印尼暴徒冲进华人社区,烧杀奸淫掳掠,形同人间炼狱。在此同时,印尼慈济人在创办人证严上人的开导与鼓励下,用爱回应仇恨,继续原本预定的物资与药品发放。

印尼华人纷纷往外逃,慈济华人却往雅加达市区深入前进。当年慈济与军方签约发放十三万户,包括包括穷困人,还有军警,四万名军警已经数个月没有发饷,他们及其家属都是慈济救助的对象。

黄荣年先生全程参与其中,在面对暴动、面对发放的过程中,黄荣年先生的家族企业一样面临巨大的危机。当时发生亚洲金融风暴,印尼通货膨胀率高达数十倍,两年换四任总统,银行利息增长了十倍,金光集团瞬间成为全球最大的负债公司,总共负债近四百亿美金。

但是黄荣年与其父亲,坚守诚正信实的理念,该缴交的利息照样缴交,所幸主要主管都没有离开,与他们家族成员共同面对这场最艰苦的企业存亡危机。他们与银行谈判,延缓还款的期限。黄荣年同时还继续投入慈济的慈善工作。

黄荣年先生本着父亲的诚信原则,终于让企业起死回生。他在2002年与父亲一起号召雅加达的企业家,整治垃圾河——红溪河,并把数千户违章的贫困居民,迁居到慈济兴建的崭新大爱村。从清理垃圾、发放、义诊、辅导居民暂居他处,到一年后搬进大爱村,黄荣年全程参与。

2003 年黄荣年与郭再源等志工企业家发起一项慈善活动:将五万吨大米发放给五百万印尼照顾户,并号召员工一起加入。一次发放可以多达四十多条动线,同步进行。印尼穆斯林员工们,看着老板扛大米,牵着老人家的手一次一次地发放,数年如初,深受感动。

黄荣年先生与志工企业家对吾人说,过去他们也捐助许多慈善组织,但是印尼人认为华人是在赎罪。慈济证严上人要企业家投入,不只是捐钱,而是亲身参与发放,印尼人才真正地被感动了。

二十年后的今天,黄荣年个人所属的企业(不包含他的兄弟的集团企业),资产已经到达四百亿美金,他拥有的土地是新加坡的七十倍,他的五十多万员工及家属,都成为慈济慈善的会员或志工,他们都是印尼人,都是穆斯林;员工与老板信仰不同,劳方资方不同,但他们信念相同,都是以大爱利他为社会付出。这是“在信念中平等”、在共同的爱中创造人人生命价值的平等。

2016年黄荣年先生启发员工助人的爱心,号召更多员工成为志工。他先用激励法,为每一个员工加薪,加薪部分以他们的名义捐给慈济慈善。他鼓励员工组织慈善团队,农场周围五公里之内的穷人与残疾人都由员工组织的慈善队照顾、济助。

2021年黄荣年已完成金光集团两百万位志工、会员的愿望。金光集团“人人慈善”的行动,启发员工的慈悲心与感恩心,使得上下都充满和乐与感恩,这是爱的大家庭。老板爱员工的根本不是单向的爱,而是引导员工去爱人。企业上下人人都充满爱人与助人之心,这是以信念为领导,以爱为管理的例证。

黄荣年希望能号召更多的人加入慈善的行列,以挽救五千万还处在穷困的印尼人。他相信善正是印尼维持稳定的关键因素。

黄荣年认为一个企业缺乏理想,缺乏信念与原则,企业家只是沦为经济的动物 (Economy Animal)。他深信商业与经济的发展,诚正信实的原则是关键。创造社会的正向价值是关键。

慈善,创造企业主与员工的爱心,他们在价值中平等与相互感恩。所以善经济主张,企业应强调“价值与信念”,而不是“利润与竞争”。一味地强调利润与竞争,员工与企业主终将离心离德;彼此是利益关系,是剥削的关系。

强调价值与信念,并且真正地实践它,员工与企业主是为一种共同理想而努力与奋斗的伙伴,甚至是亲如家人般地互相疼惜。这是以信念、以爱为企业管理核心的善企业。


 利他信念改变世界

如同黄荣年以利他信念作为企业经营哲学,当代最成功的企业家、发明家史蒂芬贾伯斯谈到创业的历程时说,他二十一岁赚进一百万,二十四岁有一千万,二十六岁已经有几亿美元。但是不管创立苹果计算机、到好莱坞经营动漫、或再回到苹果公司发展iPhone,他始终不变的是内在的信念,他的信念是让变得世界更好。贾伯斯说:

我相信以我们的热情,我们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并且使他变得更好。而那些真心相信这句话的人,真的改变了世界。With our Passion we can change the world and make it better. And thos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 who really do. ”

史蒂芬贾伯斯是继爱迪生之后,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家。他把计算机从一个房间大的机器,变成个人化的使用。从个人计算机到苹果手机,我们所见证的就是计算机逐渐民主化、个人化的历程,让人可以享有如此快速、智慧的工具。

iPhone成功地结合了科技与人文、艺术与机械、创意与实用,这是让科技回到人们掌握的一种革命,这是将美注入生冷机械的创新,这是以想象创造力,提供人们生活与工作的便利。iPhone根本改变的不是我们的通讯方式,而是人类的生活方式。

这样的贡献都来自于他不变的核心信念。他在五十多岁过世前接受电视访问时说,他这一生做过很多事业,创造很多发明,但唯一不变的是他的核心信念。

 

五、和合共善的经济理想

善经济的目标是为人类建构一个 “身、心、境”富足与和合的社会。这是儒家天人合一的理想,而今期望通过善经济能够在当代社会具体开展出来。我们总结东西方对善的理解归结出:

西方文明的善是强调遵循理性的道德生活,以创造现世的幸福,是为“至善”。

道家的上善若水,不争而利益万物,因而能常保自身的荣景。是为“上善”。

儒家的善,是人与人,人与天地一切关系的合宜圆满,因此是为“和善”。

佛教主张万法是一,因此要与一切万物共生、共享、共荣,是为“共善”。

“共善”、“和善”的角度,世界是一整体,从此视野出发的经济思想绝无可能是利己的,既然世界是一体相关,每一个生命的存在都依赖于其他生命,每一个经济活动都影响着他人的经济生活,自己与他人息息相关,利他就是利己,利己更要利他,利他才是利己,爰此,经济生活必定是利他的。

善经济,就是利他的经济活动,通过利他而更能利己。善于创造价值给他人的人,自己就更能得利。通过利他利己,达到世界群体生活的幸福与和谐。

善经济在指向物质丰饶的同时,也提供心灵清净的实践之道。在追求人类普遍富庶之际,永续地球的生命。让商业是善,物质也是善,心、物皆为善的理想,能体现在世间。


(本文选自《善经济:经济的利他思想与实践》,何日生著)

主管单位:深圳市残疾人联合会 丨主办单位:深圳市无障碍城市联合会 丨备案号:粤ICP备2021008178号丨深圳市无障碍城市联合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