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工具
操作声明
无障碍声明
热门搜索:
头像
所在位置:
无障大学
详情
社会设计|过程、系统与影响力,用设计介入社会
社会设计|过程、系统与影响力,用设计介入社会
2021-11-30 - 1
-
发表于2021-12-08 00:58:50.0

社会设计仍处于萌芽阶段。不过,无论是以实践者、投资方、委托方还是教育者的身份参与其中的跨界人士,都欣然同意两件事情:一是亲身体验过这类设计过程的人,真心相信它能改变人们解决社会问题的方式;其次,为了社会设计的领域发展,他们确实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与精力。 此外,我们也对一些既存分歧达成了共识:对某项设计来说,应当称其为社会设计、以人为本的设计、社会创新设计,还是影响力设计?对此我们仍无定论。其次,我们仍不能精确地界定,上述设计与所谓更传统的设计之间的边界。 我认为此时我们处于一个重要拐点:如果要大力发挥社会设计的潜力,我们就必须要去定义,衡量和规模化社会设计的真实影响。 好在这种既复杂又充满不确定性的挑战,正中设计师的兴奋点。这也启发了2017年测量峰会Measured Summit)的主题选择,该峰会是由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硕士项目社会创新设计系主办的。峰会吸引了社会设计师、研究者、基金会负责人、监测与评估专家和数据科学家等诸多跨界人士一道,来接受真实社会中所面临的系统性挑战。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社会设计几个核心原则:

 

解决方案来源:基于服务对象所在社群的理解与互动而产生,而非会议室拍脑袋

解决方案的实用性偏好:基于原型的观测,比5年规划更实用

系统思维:所有社会议题都是系统性的,它们急需被系统性地理解与应对

 

影响力的多元评估维度


在峰会的讨论中逐渐涌现一种见解。即,尽管(任何实践的场景下、任意规模的)社会设计都可以由一个普遍性过程a common process)来定义,但我们却不能用相同的标准来评估这些实践。因为每一次的社会设计实践,不管是产品设计、服务设计、人工环境与新文化设计等等,所带来的影响与变化都是独特的。我们来看三个不同的例子。
 迈克尔·墨菲Michael Murphy)是迈石设计MASS Design Group)的建筑师兼联合创始人。他设计建筑物时,会评估建筑结构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实现建筑本身的使命。比如,医院的设计如何为患者的健康状况带来积极影响?患者离开医院时的健康状况是否比来这时更好?除此之外,墨菲还会评估一些 “间接的”和“系统的”的属性,包括评估整个过程的治理水平和透明度,环境的影响,所使用的自然资源,周边社区的健康和幸福水平,劳工及其权利,多样性和平等,形态美,对关联经济体的影响以及对文化的持续影响等等。他所使用的评估工具,与其关注的评估指标一样丰富多元。 建筑物的传统型评估,通常会对比成本与预算,设计是否收获美誉(主要来自其他建筑设计师或评论家),以及它的节能性能。迈石设计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去衡量建筑物本身对整个社区的福祉所带来的影响。 道格·鲍威尔Doug Powell)IBM公司中一位杰出的设计师,负责将设计与设计思维在公司内部推广。鲍威尔采用了完全不同的评估策略。他所致力推动的,其实是一种不可言喻、但又希求颠覆性地提高团队整体能力与韧性的新文化。因此他所衡量的是,设计的过程本身,在多大程度上促进了公司内部生发出的前所未有的协作关系、这些协作过程所产生的创新成果的质量,以及与公司发展所保持相关性。在鲍威尔的实践里,他使用“你是否愿意向对方推荐IBM的产品或服务”为衡量指标。Net Promoter Score,净促进者得分,即口碑) 这帮助 IBM 公司追踪其不同产品与服务的后续发展,同时也帮助公司加深对从自身文化中创造成功条件的理解,从而得以持续强化并推广这些条件。 埃文·托马斯Evan Thomas)是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可持续水源、能源和环境技术实验室SWEETLab)的负责人。这所实验室专注研发健康产品与使用者行为的监测技术,从而得以衡量人们所说与所做之间的差异,以及不同机构做决策时所依赖的数据的有效性。 评估这些有潜力改善民生的产品在真实场景中的使用情况及功能,而非在实验室中的性能表现,是我们能解决问题而非浪费机会的关键。  尽管我们需要用一个简明且持续惯用的方式,来定义社会设计领域的边界与原则,与此同时,我们也该放弃寻找一个万能钥匙般的评估方式,即,不存在一种简单的计算公式,能完美评估社会设计发挥作用的场景、方式与程度。
特别是,我们需要纠正这样的误区:靠便利贴、错综复杂的关系图,和几句目标人群表示好感的话语,是无法有效评估社会设计的作用的。我们需要一套语言体系与信息架构,来帮助我们绘制社会设计的不同应用形式与目标、评估指标与结果的关系。我们需要批判性地审视各类影响力评估工具,再研发出更新更好的。简而言之,我们需要描绘并记录过程的图谱。 几年前,凯尔·里斯Kyle Reis,当时在福特基金会任职,现于科技浓汤组织工作)和我一起画出了社会设计和慈善活动的两张流程图,目的是去发现两者之间相同与不同的地方。
我们发现(不只是模糊感到,而是准确的看到)关键的决策点在这两个流程中是不一致的。设计的过程,要求我们抛弃所有对“正确答案”的执念,不带预设的沉浸在问题和真实场景中。这为我们选择了创新的出发点:它来源于眼前这些有需要的人,而不是某个道听途说成功案例。然而,慈善活动的操作流程却要求我们,在获得资助款前,就要预先明确解决方案以及执行战术。 现在正是丰富这个图谱的时机,即在政府机构,研究者,社会设计实践者以及其他群体所做的复杂的社会创新工作中,可视化地描绘出社会设计的过程。 

 

蕴藏在过程中的系统性潜力


社会设计无法孤立的开展,只有将社会设计与跨领域的专业知识和多元观点结合时,它才能够发挥作用。社会设计需要在项目初期就被引入,社会设计实践者/设计师也要持续参与项目的后续落地环节,而不仅仅是前期介入。另外,通常来说,短期且不连续介入的项目少有深远持久的影响力。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一点不仅准确而且对于方案的成功落地十分关键,我们可称它为社会设计无懈可击的“独家秘方”,甚至可以说在任何场景和项目范围都有效:社会设计的过程本身,足以激发思想多元、需求各异、经验不同的人之间的协作与投入。换句话说,答案必然存在于寻觅的过程之中。  峰会参与者探寻社会设计测评与评估方式的旅程,本身也是一次社会设计:带着不同思考深入主题;认真聆听不同的观点;通过批判性的看待依据来挖掘出更深层次的问题、原则与意义;共创新点子并抓住采取行动的机会;最终进行原型制作、测试、迭代和落地。 社会设计有系统性解决社会问题的潜力。它可以串联人与人、人与技术、人与服务的关系,也可以整合有需求的人的智慧与经验,赋予他们主动性与充分表达的途径。让社会设计发挥更大作用,我们是时候关注测量其影响力的方式了。 

文章来源:《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官网,首发于2017年3月9日原标题:《Designing a Way to Measure the Impact of Design》作者:谢丽尔·海勒(Cheryl Heller)是纽约视觉艺术学院(School of Visual Arts)社会创新设计硕士项目的创始主席,也是设计实验室CommonWise的创始人,并联合发起了MeasureD Group。海勒现在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整合设计实践与创新设计的教授。她因其在设计领域的贡献而获得AIGA奖章。她是一位商业战略家和沟通设计师,曾向世界各地的领导者和组织传授创造力,帮助企业从小型地区性公司成长为价值数十亿的全球市场领导者,并帮助数百名成功的企业家设计战略。

 


主管单位:深圳市残疾人联合会 丨主办单位:深圳市无障碍城市联合会 丨备案号:粤ICP备2021008178号丨深圳市无障碍城市联合会版权所有